当前位置:永满资讯网生活家庭称呼歌儿歌视频娱乐连环画]黄子韬的黑与红
家庭称呼歌儿歌视频娱乐连环画]黄子韬的黑与红
2022-06-23

“我做音乐是没想过要赚钱的,就是想做音乐,喜欢音乐,做!做音乐,做就付出代价,肯定,你要做最好就肯定要付出代价。代价就是钱!做音乐本来就赚不了钱,我的每一支MV都是三五百万以上的,一场演唱会加起来几千万就没有了,你让我拿什么去赚?赚不了。我有四个录音室,分布在不同城市。我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时间给我做音乐。只要我做了音乐就没有困难,只要我能去做,对我来说没有困难。音乐太简单了。”

“我生活的很简单,工作,采访完了以后回家,可能打打游戏,听听歌写歌词。我在认识的只有从家到公司,其他的地方我都没有去过。就每一天就是里公司做音乐,做完音乐吃饭,可能心情郁闷的时候,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在家喝点小酒,然后就睡觉。”

事实确实如此,他的微博上是零关注,甚至也很少转发。在微博介绍上,只有这么一段话。“高级、品质、创新、独特、时尚、实力、天份。这是我对我的作品的要求。我不是偶像也别叫我小鲜肉,因为我会证明我的实力和不一样!C-POP的王朝。”

这次演在大学举行。而对于没有大学体验的黄子韬来说,并没有太大感触。“学生时代对我来说没什么印象,我不记得了。”黄子韬认为自己有一个不完美的十九岁,“我的十九岁是一个遗憾,那时我刚出道,承受很多压力,很辛苦,本来可以做的更好,但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奶奶做了一个小手术,我因为在工作没有赶回去,所以那天看了奶奶的视频之后觉得特别难受才哭的。”他透露,小时候从来没想过会离开父母,但是竟没想到自己长大得这么快,最喜欢吃奶奶做的菜,但是不知道还能吃几次。

“我其实所有的事情看重的都是结果,我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过得很挫折,可能所有人都在骂我,所有人都在黑我,可能我做的事情也有的地方,但是我相信这些东西只要给我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我可以让这些不好的东西让别人忘掉,记住我的好,只要我努力的话。”

在外面看来,这样的黄子韬过于横冲直撞。一的成长,让黄子韬变了,他甚至会以黑制黑。比如今年再去时装周的时候,他提前2小时到了会场。“我这次绝对不会迟到,我不会轻易狗带。”连他自己都感慨:“被人黑了那么多年了,也习惯了。我自己也用狗带的表情包,现在做了一些正版的表情包,请大家用正版。”

工作结束,黄子韬立刻玩起游戏。他是游戏重度者,不仅自创了一边打游戏一边签名,甚至走玩游戏,全靠经纪人扶着。“粉丝笑话我跟盲人一样。”问他近期以黑制黑的举动是不是团队运作,他否认了。“以前看到评论什么的,比如就可能全是骂我的,突然一下子全是说我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一瞬间变成这样。(因为你的黑点都变萌点了)我的事情全是我自己作主,我想说什么,我干什么都是我自己做,我从来不让别人控制。但如果别人跟我说一些东西,我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比我大比我小,但是只要是跟我说的东西是对的,对我有帮助的,我一定会去听会做。可能我走到现在,最重要的一点也应该是这个。因为每一次听完别人跟我说的东西,我不是听完就过去了,我真的会把它记在心里面,我会一直在做这些东西。就每一个人跟我说我就会记得。”

这样的黄子韬,是我们之前在各种各样的新闻中和网络段子中看到的黄子韬。以至于在我们跟拍黄子韬之前,不少同行都忍不住大笑:“你们要跟拍H姓小鲜肉?人家可会武术!拍完跟我们分享一下,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另外,给我们多拍几张表情包!哎!要不干脆求旁观好了!我是正的海浪(黄子韬粉丝),不,我是小法骑(黄子韬黑粉)。”

再次见到黄子韬,恰好隔了三个月。这次是在,他从片场返回为新专辑拍摄宣传片。白T配短裤,这一身行头很是清爽。但他的工作人员却一直担心:这套过于休闲。而她的担心并无道理,我们在微博上发了一张他戴着墨镜接受采访的照片,立马有人评论:着装太随便。也有网友表示:“戴着墨镜接受采访的逼格,啧啧。”而微博文字上明明有注明:黄子韬是因为赶拍夜戏导致眼睛发炎。

在近距离接触之前,我们对他的印象还是5月1日的南京“Theroad”演唱会。在此之前,他换了宣传团队。在南京演唱会上,他做了不少让和大众大跌眼镜的事。其中是新歌《UndergroundKing》的歌词又掀起了网络上一轮新的狂欢。

对此,黄子韬表示:“Hip-hop是一种文化,你觉得我这个歌词写得狠吗?你觉得我写的那首歌跟国外Hip-hop比,有得比吗?所以这就是每个人对音乐不理解的一个差异,明白吗?他们不懂,所以我不需要跟他们解释,我只做我想做的音乐。”

黄子韬五岁开始学习武术,参加武术比赛,并多次获。现在的他不能时时,但是会经常性压腿,抻筋。由于功夫底子好,黄子韬受到很多业内人士青睐。成龙只是看了他练武的视频就决定邀请他拍电影《铁道飞虎》。他坦言:“在成龙身上学习到了很多,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也会有很多的,比如即使自己的戏份早已经结束,他也会主动陪着导演拍摄,留到最后。”

如今看来,黄子韬是成功了。网络上一度被“妖”的他,近期突然成为众人黑转粉的对象。情、耿直、中二都是萌点。而他自己也拿自己以前的黑点调侃。比如:“狗带是我发明的专利,我才不会轻易狗带”;提前到场,发誓不再迟到;顺势推出自己的正版表情包,等等。似乎只有经历了“大黑”,才能迎来了“大红”。

工作人员在桌子下面发现了一只篮球,扔给了黄子韬,他立刻在手上玩了起来。对于自己的家境,黄子韬确实是一无所知。根据早前的采访资料,我们得到的消息如下:“我父亲是做金融相关的工作。家里不穷,但也不是多么有钱。我爸爸、妈妈对我是穷养,除了吃饭钱不会给零花钱。从18岁到现在,我用过的每一分钱都是用我的努力赚来的,我没有问爸爸妈妈要过一分钱。”

“我经常哭,这是实话。但是我每次哭从来没有因为过我受伤我头破我动手术。我头上动了43针,我小时候也没掉过一滴眼泪。但我每次哭都是因为我的家人,我因为感情,我因为家庭跟我身边的朋友的友谊,跟每一次跟别人分开或者是回想起以后再回不到去那些画面,那些才是让我哭的地方。一个男人不可能没有眼泪,这很正常,我承认我眼泪多,但是我的眼泪都是为我爱的人流的,所以很正常我觉得。”

网友用一句话总结。“造型辣眼睛,歌声辣耳朵。行走表情包,当属wuli韬。”就连父亲接受采访,都引起了轩然大波。黄子韬成为众矢之的,似乎都能被推上的风口浪尖,随随便便都能成为网络热门。因为措辞方式和行为方式被或者过度解读,他屡屡成为网络黑段子调笑的对象。

“我现在很,但是挺累。太忙了,没有自己的空间。想要做首歌都没有时间。哪怕半天的时间出来做音乐都没有时间,就算有时间也没有那个地方。”在黄子韬看来,娱乐圈太大也太复杂。“你想做好自己真的很难。我不想去跟着娱乐圈怎么走我就去怎么走,我只想做我自己,很最简单的一件事情。我自己有原则。”

在正式跟拍之前,我们也悄悄打听一圈。一位曾经跟他合作过的工作人员要求匿名。“以前对他的了解,是一些网络上的娱乐,比较片面化。接触后,感觉很阳光、真诚,不。虽然年纪最小,但是表现出超乎年纪的成熟和冷静。平时嘻嘻哈哈的,很乐观,遇到问题时,能担起责任。对待工作也很认真,录真人秀时刚落地高原反应到不行,还是拍完所有镜头,后来受伤了也没有推出。”

《UndergroundKing》是一首rap歌曲,创作灵感来源于黄子韬对黑他,想要给以一个回击,虽然黄子韬不关心那些东西,但是他觉得被黑可以换成他的动力。该曲不仅在演唱会上被黄子韬演绎的震撼十足,词曲创作部分更是被网友称为“吊炸天”。“别说我骄傲,我从来没骄傲,几亿的零花钱在口袋里也没骄傲,就是这么有个性。”这段歌词又是勾起了网友的关注。更被认为是黄子韬对传言的反讽。

面对网络的,黄子韬也曾落泪,也曾,也曾不解。“他们不了解我之前,把我的一些东西,只要有一点事儿就开始黑我,然后让所有的人都觉得我真的是那样的。但其实每一个黑我的东西,你如果看完了之后其实并不是那样的一个结果。刚开始挺不爽的。(会用负气方式对待?)那是肯定。我不爽我为什么还要当乖小孩,你看我不爽了,我当然就得,谁不是这样,谁生活不是这样,你不爽你不得找个东西。”

在黄子韬的手机里,至今还存着去年写给妈妈的话。“就不知不觉已经22岁,妈妈陪伴了我22年了。18岁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妈妈,不知道那些年里妈妈到底过的好不好,也许是怕我担心,怕我担心什么又只字不提。直到我写起这首歌的时候我才真的感觉到,我有时候真的没有理解你……”在美国休养的时候,他有空也经常带着妈妈去山上看星星。

“我从来不因为我受伤或者疼啊这些吃苦的事情哭,我哭从来都是因为情感上的东西。”去年的时候,黄子韬在一次采访中哭,是因为记者问了一句:“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承受那么多东西?”,一下次触到了他的泪点。“那句话问的我就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东西那个时候,我当时脑子就懵了,我真的挺委屈的。很多事情没有必要出来说的东西我还是要站出来说,还是要出来解释。”

对于黄子韬来说,家人是重要的存在。他一直对父母很。“我爸他真是很疼我。以前他不太赞同我做艺人,比较希望我去当兵。但我十五六岁做了一件事,改变了他们的想法。我用了一晚上时间写了很多页的一封信,跟他们讲:爸你也看到了,从上学到现我在成绩一直不理想,我也爱玩儿,希望可以给我一些空间,让我去学音乐、每天做我想做的事情。”

而对于是否真的有几亿零花钱,黄子韬这么回应:“我觉得大家总是看一些比较俗的东西,大家看上句,也要看下句,我下句写我不会骄傲,要低调,虽然我去哪都是VIP,但我尊重每一个人,不看下句,看上句,不找事嘛,无所谓,随便啦。

“其实我就是想什么都不干,在国内做音乐,或者有时候偶尔去美国做做音乐,做完音乐发个专辑,开个演唱会,其他的什么都不干。但是这样不行,因为没有人会,首先你要让更多的人听你的音乐,你要有更多的率,那除了拍电影和电视剧之外,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

有人说,在娱乐圈,只有经历了大黑,才会大红。黄子韬似乎是一个鲜明的例子。网络上一度被“妖”的他,近期突然成为众人黑转粉的对象。“我平时做采访不是这状态,不信你下次再采一次。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肠胃不舒服,拍夜戏也没休息好。”黄子韬摘下墨镜,眼睛里全是血丝。他前一天从剧组回来,一连熬了好几个夜戏,眼睛已经发炎了。跟拍wuli韬韬之前,我们做了很多心理准备,两次的接触下来,发现并非像他网络上那么妖。除了网上一直主打的耿直BOY之外,我们也看到了他认真可爱的一面。他并不是那种很会跟套近乎或者很快聊到一起的人,经常是他忙他的,但有什么需求,也是百分百配合,全程也并没有“耍大牌”。(文/凌梦诗珊图/哨兵耿培智责编/诗珊)

在经历了解约回国并引起了各种争议之后,黄子韬也在现场分享了内心的看法,并放出金句,“有时候我告诉我自己工作对我并不重要,但是我还是要去做,我只想做我自己。”甚至质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社会变成这样,“如果你有时间黑我你能把自己生活过得更好,这只是一个工作,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明星,我的原则就是不触碰法律,其他的你想做就去做,人生一眨眼就过了。”

“黄子韬很简单,简单到直接的有点笨,所以他对这个世界的方式就是很愚笨的方式,就是比较简单的方式来直接撞击,撞击的过程中就会有人会受,或者有人会有,所以他有时候又万般的委屈,无从解释,小男孩就用一种负气的方式在对待这个圈子,他觉得你们懂不懂我无所谓,我只要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发现他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就是小朋友。他其实很知道自己追求什么,他是一个挺追求真善美的孩子。”朱丹如此评价黄子韬。

朱丹和黄子韬合作过节目《心》,当时黄子韬飞拉着她爬上4000米高峰,然后对着天空大喊:“我不会轻易狗带!”每次聊起这段,朱丹都会大笑。“黄子韬之前确实负面的新闻很多,我跟他来走这个旅程,我跟他一开始就明说的,我说我就看到你很多怎么怎么样。我就带着疑问,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如新闻中所写的,还是另外一个黄子韬,我都直接跟他说的。”

在南京演唱会上,黄子韬公开了很多小时候的照片,也有与妈妈的合影。他对着满场歌迷调侃起自己的爸妈。“我长得像我妈妈,我爸爸不开心。我爸爸说如果我长得像他,会更好看,还说幸亏我脑子不像我妈。”当时全场歌迷对着黄子韬妈妈大喊“婆婆”,可惜黄子韬没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问:“什么?”。

第一次的拍摄是5月11日,电影《夏天十九岁的肖像》的广州演。我们到的时候,他正在吃饭。黄子韬对伙食没什么要求,就是爱吃肉。这一顿吃的是饺子。那时候,他录完安徽卫视实境观察纪录节目《我们的》没多久,晒的很黑。出道以来一向浓妆出场的黄子韬这次妆容异常干净简洁。对于是否想要修改化妆风格,他表示会视工作情况而定,“别人说我画眼线什么的,其实这就是我的风格。我也不是每次都大浓妆,要看场合。”

黄子韬觉得在为人处事方面自己没有问题。“我可能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很善于奉承的一个人。但是我真的是在对待每一个人,我觉得跟我一起做过活动的每一个哥哥、姐姐,每一个现场的员工,我觉得我跟他们打交道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我一般不会去把很多的东西去告诉大家。有可能我跟一个人关系很好,但有可能只是我跟他私底下的联系,但是我们不会在公台上有很多的互动。”

永满资讯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714900906